划重点 | 国务院发布“十四五”现代物流发展规划,智能物流时代即将到来

时间:2023/3/17 浏览:2880

近日,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现代物流体系的决策部署,根据《中华人民公国和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国务院制定发布了“十四五”现代物流发展规划。在规划中明确强调了对于智能物流发展的重视,以及我国在智能物流建设部署上目前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作为嫁接消费与生产之间的重要桥梁,现代物流是高度集成并融合仓储、运输、分拨、配送、信息等功能的重要载体,同时也是衍生生产链、提升价值链、打造供应链的重要支撑。在物联网时代下,物流行业经历了从传统物流向智能物流的转变,传统的物流运输方式已经逐渐被智能化管理系统和可追踪、成本更低的方式所取代。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兴科技在物流领域广泛运用,网络货运、数字仓库、无接触配送等“互联网+”高效物流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自动分拣系统、无人仓、无人码头、无人配送车、物流机器人、智能快件箱等技术装备加快应用,高铁快运动车组、大型货运无人机、无人驾驶卡车等起步发展,快递电子运单、铁路货运票据电子化得到普及。智能物流时代已然悄声无息地来到我们身边。

 

“物”流时代

根据国务院最新公布的几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十三五期间所倡导的“新基建”普及对于传统物流行业产生了怎样根本上的变化。其中我们可以深入关注以下几个数据:

 

1、物流规模效益持续提高。“十三五”期间,社会物流总额保持稳定增长,2020年超过300万亿元,年均增速达5.6%。公路、铁路、内河、民航、管道运营里程以及货运量、货物周转量、快递业务量均居世界前列,规模以上物流园区达到2000个左右。社会物流成本水平稳步下降,2020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降至14.7%,较2015年下降1.3个百分点

 

2、物流资源整合提质增速。国家物流枢纽、国家骨干冷链物流基地、示范物流园区等重大物流基础设施建设稳步推进。物流要素与服务资源整合步伐加快,市场集中度提升,中国物流企业50强2020年业务收入较2015年增长超过30%。航运企业加快重组,船队规模位居世界前列。民航货运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深入推进,资源配置进一步优化。

 

3、国际物流网络不断延展。我国国际航运、航空物流基本通达全球主要贸易合作伙伴。截至2020年底,中欧班列通达欧洲20多个国家的90多个城市,累计开行超过3万列,在深化我国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经贸合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推进复工复产中发挥了国际物流大动脉作用。企业海外仓、落地配加快布局,境外物流网络服务能力稳步提升。

 

这三组数据分别代表了我国过去几年内物流行业发展的效益、深度、广度。由于以云计算、卫星定位追踪、智能供应链服务体系的成型等等因素影响,效益不断提升的同时物流行业整体的成本却在下降。特别是智能仓储和智能转运箱租赁服务的应用,大大节省了企业在采购纸箱等必要物品上的开销。应用更蜂窝材料打造的柜身更是降低了物品运输中的损耗,受益者不仅包含传统制造业,冷鲜供应链等行业的材料及成品运输也得到了更好保障。

 

有材料显示,我国近年来的物流服务质量随科技进步水平大幅度提升。特别是跨物流环节链接转换、跨运输方式联运效率方面大幅提高,社会物流总费用与国内生产之的比率较2020年下降2个百分点左右。收益领域包括但不限于应急物流、航空物流、国际运输、大宗商品、冷链物流等。就以前来说弥补短板的成效显著。

 

丰碑下的追赶之路

虽然整个物流行业形势较过往有大幅度晋升,但对比发达国家来说,我国的智能物流领域依然属于一个刚起步的阶段。在国外已经打通基础信息规范和机器人协议的前提下,我国国内的智能物流行业则在重现当年“百团大战”的光景。

 

从整体上来看,统一大市场的概念刚推出没多久,物流资源配置要素依旧处于不合理、不充分阶段。特别是全链条运行效率低的问题仍然有待改善,成本高企不下但效益释放依旧不足。大量物流公司开始转型智能化物流管理系统却造成挤对现象:各个公司之间采用的信息系统兼容性不足,智能设备之间没有统一接口规则,系统与系统之间相互独立,造成了数据信息传递不畅、数据孤岛现象时有发生。在全链条运输智能化管理转型过程中大大影响了转运效率。

 

此外,一些公路货运市场的同质化竞争激烈,集成化、网络化、社会化程度也有待提高。以上这些问题都是基于没有一个统一的技术标准所产生的混乱市场化竞争的状况。特别是进入物联网时代之后,物联网与实物相挂钩就无法避免专利、产权的问题,无论是商品还是机械设备,通常这些组成物流硬件基础的齿轮都隶属于不同的企业组织。受限于保护商业机密、技术特点等等问题,智能系统通常都会采用独立运行的方式,无法达到完全共享与无缝连接。

 

反观德美,在智能物流领域早在2021年就已经有公司联合组织推出了接口通用规则、机器人互操作标准等协议。这些协议的建立是彻底解放智能物流枷锁的重要标志,这意味着各个公司和环节在运转链条上效率的大幅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德国推出的统一自动引导车(AGV)和主控器之间的通信接口标准VDA5050。在该标准下可以让不同制造商的不同自动引导车辆在生产和仓储中一起操作,界面可以确保所有订单和状态数据的通讯。这意味着虽然这些自动引导车采用了不同类型的导航,但能够采用通用数据语言与更高级的控制系统进行通讯。而我国目前则缺乏此类标准,大量物流机器人企业只好纷纷去德国进行VDA5050的标准认证。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虽然智能化已经大大改善了物流领域的行业环境,但距离“成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政策引导下的未来物流发展之路

标准不统一的现象不仅仅是出在自动引导车和智能仓储方面。同样的,在物流运输过程中,智能转运箱的标准目前也并未达成完全的一致统一。从十四五规划发展纲要来看,未来五年智能物流发展方向将以提高创新发展能力,强化企业国际竞争力,推动物流服务质量效率,打通“通道+枢纽+网络”的基本形式,以绿色发展、低碳减排为核心进行发展。

 

特别是建立更为健全的物流标准规范体系,打造标准化、集装化、单元化物流装载器具和包装基础模板数广泛应用。这些要求无疑在智能物流的运输环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未来新型的智能物流转运设备将以先进的高分子材料打造货柜柜身,以达到更好的减少货运损耗及防治外部感染等需求;同时,可回收、可循环再利用、简易的清洗方式也将是作为优秀物流转运箱的基础条件之一;而物联网和云数据的介入将通过智能定位系统及事实数据库取代,让企业能实时掌握当前物流运输情况,基于数据做出实时判断。

 

这些都将成为未来智能物流设备发展趋势,在新的十四五规划纲领指导下,未来智能化物流体系只会与我们越来越近。特别是经历过新冠肺炎疫情之后的复苏期,企业急需寻求降本增效的方式来提高产能降低支出,在整体运营层面上不妨可以考虑采用新的物流方式,用智能化技术为企业运营注入新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