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咨询 在线咨询 企业微博 返回顶部
公司动态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首页 > 新闻公告 > 行业新闻
【圣华摘要】车轮上的防疫战
圣华物流 2020-02-04 14:42:38

【圣华摘要】车轮上的防疫战


车主志愿者:忙起来“百毒不侵”

       1月28日,杨跃一大早就到了武汉龚家岭收费站,等待运送厂商捐赠的核酸病毒检测仪(新型肺炎专用检测仪)。这是捐赠方连夜开车,“八百里加急”从苏州送过来的重要设备,他提前一个半小时到达约定地点,一接到货马上驱车40分钟送往医院。

       武汉到处封路,运送物资的志愿车表明身份后才能通行。杨跃判断,“现在路上跑的车,应该70%都是志愿者。”

       自1月23日10时武汉“封城”以来,这些散落在城市周围的志愿者们,几乎全天候为这座城市服务,自愿承接着运输医疗用品等任务。

       杨跃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也是蔚来汽车武汉车友会的会长。疫情发生后,蔚来汽车全国车友会在第一时间捐赠物资,但在春节年关的当口,物流公司放假导致很多物资进不了城。他们自发组织帮忙转运,“在这个时间里顶上去”。

       大年三十,杨跃纠结了一晚上,最终还是决定加入湖北民间志愿出行团队。

       非常时期,民间组织需要自备防护装备,以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作为一家四口的顶梁柱,杨跃得对家庭负责。可更让人揪心的是医护人员的处境。一段医护人员在办公室歇斯底里哭泣的视频打动了他,“应该做点事,为我们的白衣斗士保驾护航”。

       第二天,杨跃早早起床提前备车,几乎一夜没睡的妻子站在门口,一言不发地目送他出门。第一趟出车,是将一位医生从武汉市武昌区文化大道送到省人民医院。医生把证件给杨跃核对后坐到后排,下车后还用酒精消毒座椅和把手。杨跃全程没下车,双方也没打招呼,只是简单的眼神交流,但他觉得“自然而然地有种默契”。

       武汉“封城”后,杨跃每天晚上对接需求到凌晨两点,次日9点出发,回家进门前得从头到脚消一遍毒。为了尽可能避免感染,妻子两天没跟他说话,他跟孩子的接触少了,也担心街坊邻居知道他去做志愿者会害怕。后来实在买不到物资,他只好到小区物业群里求助,没想到热心的邻居送来了7瓶酒精和50双手套。

       杨跃所在的出行志愿群成立之初,一天能收到100多单医护人员的接送需求。一位护士半夜被网约车和出租车拒载了三次,无奈之下发了朋友圈,很快得到了志愿者的帮助。还有一次,二女儿和妻子关着窗户、戴着麦克风参加了国歌合唱,正接送医护人员的杨跃在车友转发的小视频里看到了女儿的背影,“我们都说那是最美背影”。

       从1月25日到1月28日,随着政府投放设施的逐步完善,武汉民间志愿者团队从6000人缩减至3000人,杨跃所在出行群每天的医护接送需求,也从100多单降到了30单左右。

       原本“奋战在一线”的杨跃逐渐从一线撤了下来,但战斗还远没有结束。

杨跃学医药,据他观察,武汉每家医院的资源都很紧张,一些定点医院尤其匮乏,储备物资只能支撑3-5天,即使拿着钱也很难买到物资。“每天我都能在群里看到一些医院说,3天之后就要‘裸奔’(没有防护装备)了。”

       同在武汉的蔚来车主谢萧买了3万只口罩,送到武汉市及周边村县。蔚来ES8被他当成货车开,一车可以装近两万只口罩。但事实上,“一天10万只都不够,感觉怎么都不够”。由于缺少材料,谢萧之前下单订购的2万只口罩,工厂已经无法继续生产。


       正在建设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部分工人缺少蔬菜等生活物资,杨跃也在负责与全国各地的车友对接。目前,武昌区的医护人员已经可以凭证件在连锁便利店领面包了。

      “一忙起来就百毒不侵。”杨跃如今最大的愿望,是疫情结束后,一家人能踏踏实实地补上一顿团圆饭。

网约车司机:天使护送者

       武汉宣布“封城”的那个凌晨,正在接单的东风出行网约车司机管文刚心头一紧。往日拥堵的街道上,透过车窗已看不到行人。

       42岁的管文刚是武汉人,家离疫情爆发的华南海鲜市场仅1公里,坐公交车两三站就到。那里素来卫生状况堪忧,管文刚早早就听说这里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情况。有一次接到两位带口罩的医生,听说武汉已出现病例,他心里有点发毛,第二天就买了口罩。

       除夕当天,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第8号通告,称为了解决居家市民出行不便等问题,全市紧急征招数千辆出租车,分配给中心城区,每个社区3-5辆,定向为市民提供社区应急服务。管文刚正是东风出行的1000名司机之一。

       这是管文刚40多年来第一次一个人过除夕。妻儿回了老家,父母送到哥哥家,他独自吃饺子就酒,电视里放着春晚却无心观看,拿着手机不断刷疫情新闻。

       1月25日,东风出行社区保障车队集结完毕并陆续深入社区,管文刚负责建桥街琴台社区。

       每天一早,社区的喇叭就开始大声喊话:“没有事不要出门,出门戴口罩,保持1米开外的距离,穿衣最好不要带毛领。”大多数人在社区买菜,管文刚负责帮行动不便的居民买菜送餐,或是“代购”川贝枇杷露、莲花清瘟胶囊等药品。

       更重要的任务是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

      特殊时期,医院24小时轮班制,头天早上8点上班,第二天早上8点下班,医护人员基本7点半便会到岗。为了不耽误时间,管文刚通常6多点起床待命,每天跑大约100公里,最多时一天接送4位医生,分别去往同济医院、协和医院、中南医院和协和肿瘤医院。车里放着84消毒液、75%的酒精和口罩,每完成一次任务,他都会用消毒液彻底消毒。


       最年轻的医生才24岁,每次上车前,母亲都会对这个带着行李箱的小伙子千叮咛万嘱咐。医生们偶尔会在途中向他描述工作场景,“穿着防护服,全副武装,像电影中一样。每当例行检查病人时会很难受,他们离死亡真的很近”。

       管文刚希望,“我们要让医护人员感觉温暖,不是孤零零的奋战。”


      更大的困难来自一线,这里时刻都在吞噬着数量庞大的消耗品。

      口罩4个小时要更换一次,防护服、护目镜、医用帽等防护物资缺一不可。随着疫情的快速发展,一线医疗人员物资不足,库存告急的情况相继出现。同一时间,武汉多家医院直接通过官微、微信群发布海报,向社会募集医护物资。

       在收到大量来自个人和机构的捐赠后,横亘在物资和医疗机构之间的是运输难题。货拉拉武汉运力调配负责人何浪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武汉的医疗物资仍然非常紧缺,并非完全是物资供应问题,而是封城后没有足够的运力去配送。“其实武汉很多司机想去帮忙配送物资,但是城区禁行了,他们的车没法开出去。”

        疫情爆发后,原本为春节做运力储备的货拉拉改变了方向。1月23日,货拉拉临时在武汉组建了一个“武汉爱心司机支援群”,截至28日,群里108位司机全都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为了提高效率,何浪将武汉划分为13个区域,在每个区域安排两名员工进行调配。接到订单需求后,第一时间联系该区域的司机运送。

       截至30日20时,货拉拉支援武汉绿色通道已承接49批运输需求。城内运送的主要物资是口罩、防护服、盒饭和矿泉水,省内跨城运输包括武汉、黄冈、孝感多所医院及公安部门的15万只口罩及3.8吨食品,全部运送成本由平台承担。


       让何浪感动的是,过去计较运费的司机,在给医疗机构运送物资时,“真的不计回报”。

       “有一位司机在支援群里说,要是需要他这样的车,他无条件去。”何浪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他说自己比不上一线的医生护士,但(愿意冲)在战线的最前面。”

货运司机:千里走单骑

       1200公里,20个小时马不停蹄地奔波在空旷的高速公路上,饿了就在车里吃泡面火腿肠,40岁的福佑卡车司机丁波度过了一个极不寻常的除夕夜。

       车里装满了来自北京、天津和河北廊坊的医用防护服、口罩等医疗用品,因为缺人手,每到一个地方,丁波都需要和装卸工花费一个小时装车。此行的目的地,是武汉同济医院与协和医院——肺炎疫情中心的风暴眼。

       一路上,广播里不时播报着确诊病例数量,几乎每经过一个收费站都要接受层层检查。大年初一,丁波出发去武汉的第二天,他的家乡河北定州市就宣布所有客运车辆、区域客运、城市公共交通和旅游包车暂时停运。

       在河北定州,年过六旬的母亲得知消息,提前在服务区等待,手里还拿着热气腾腾的刚出锅的饺子。明知道拦不住儿子,老母亲还是忍不住问,他能不能不去。家里没人赞同这趟危险的旅程:“武汉都已经封城了,你疯了吗?”


      什么时候能回家,丁波自己心里也没底。大年三十下午3点半接到公司通知,要招募货运司机将救援物资送往武汉,他没犹豫就第一个报了名。“2013年雅安地震的时候,我就第一时间往那里送过物资,现在还会害怕这个病毒?”

       前方有未知的危险,更有无数双期待的眼睛。

       1月25日,大年初一下午五点,丁波的大货车径直开进了武汉同济医院的大院。就诊大楼里悬挂着几排红色灯笼,试图营造出几分欢度春节的气氛,楼外建起了一排排临时隔离墙。


        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些医疗物资会先被送往当地红十字会的库房,再统一发放。这次省去中间程序直接送到医院,意味着医疗物资已经非常紧缺。

       负责对接这批救援物资的武汉同济医院医护工作人员告诉丁波,防护服消耗量非常大,一家医院每天大约需要1000套防护服。因为是一次性用品,只要上次卫生间,防护服就不能再使用。为了避免浪费,医生护士都憋着不上卫生间,一件防护服一穿就是八九个小时。

       丁波运送的这一车物资,可以维持一家医院正常运转两到三天。

       初二凌晨四点,返程回京的丁波拿到了一张特别的通行证,一路绿灯地离开了这座危机中的城市。跑了十几年长途,他第一次享受到交警主动移开路障和表示感谢的“特殊待遇”。

       1月26日下午,车还没开进北京,丁波又收到新一批发往武汉的物资运送需求,他再次主动请缨。到大年初五这天,这个河北汉子已经在北京和武汉之间跑了两个来回,平均每天行驶近1000公里。如今,他还在等第三次任务。

       “如果需要,我还会义无反顾地去武汉。”他在电话里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每天只要给我四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这点工作强度完全没问题。”

      说不害怕是假的。丁波做好了被隔离的准备,他打算一个月后再请假回家,“万一染上,不能把病毒传染给家人”。

      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役,每一份弹药粮草都弥足珍贵,每一辆驶在武汉道路上的“逆行者”都带来一份希望。

      车轮上的抗疫行动,还在继续。


本文转自 网络并不代表上海圣华国际物流股份有限公司(http://www.sun-hua.com/)观点,更多有关物流技巧知识、仓储物流报价等资讯,欢迎搜索关注“圣华国际物流”(shenghuagufen)微信公众号。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24小时免费电话:400-117-5656 地址:上海市嘉定区马陆镇思义路1625号



【声明】: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仅作参考。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分享到: